肠道菌群失调对酒依赖者认知功能及神经功能指标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5-11 15:02:09  点击:250次

人体肠道细菌数约是体细胞的10倍,基因数约是人的150倍。正常人的肠道屏障能够阻止细菌产生的内毒素进入体循环,但对于酒依赖者,当肠道摄入酒精后,肠道细菌会将乙醇代谢为乙醛,由于人体肠道代谢乙醛能力弱,高浓度的乙醇和乙醛会导致肠壁损伤及肠道菌群失调,造成肠壁通透性增加,肠道内革兰氏阴性细菌数量增多,产生大量内毒素,致使人体酒精性损伤。

人体肠道细菌数约是体细胞的10倍,基因数约是人的150倍。正常人的肠道屏障能够阻止细菌产生的内毒素进入体循环,但对于酒依赖者,当肠道摄入酒精后,肠道细菌会将乙醇代谢为乙醛,由于人体肠道代谢乙醛能力弱,高浓度的乙醇和乙醛会导致肠壁损伤及肠道菌群失调,造成肠壁通透性增加,肠道内革兰氏阴性细菌数量增多,产生大量内毒素,致使人体酒精性损伤。有研究表明酒依赖患者对酒依赖的严重程度与肠道菌群失调、肠道通透性有着密切联系。酒依赖患者存在认知功能障碍。血清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euron specific enolase,NSE)、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rain 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BDNF)、脂联素(adiponectin,ADP)能够反映大脑的认知功能。但目前对于肠道菌群失调对酒依赖者认知功能及对患者血清NSE、BDNF、ADP的含量影响目前尚无系统研究。

为了探讨肠道菌群失调对酒依赖者认知功能及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NSE)、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脂联素(ADP)的影响,温州康宁医院潘建设, 郑克, 刘家洪, 等人选取2016年5月至2018年5月本院收治的酒依赖男性患者182例作为研究对象。其中肠道菌群失调严重患者91例作为观察组,肠道菌群失调轻微患者91例作为对照组。采用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MoCA)和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WCST)对两组认知功能进行评定。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测定两组神经功能指标(NSE、BDNF、ADP)含量,比较两组神经功能指标含量的差异。

结果发现,观察组肠球菌、大肠杆菌数量均明显多于对照组(P<0.05),双歧杆菌、消化球菌、乳酸杆菌数量均明显少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MoCA在抽象思维、记忆力、语言、视空间与执行、注意力、定向力、命名方面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WCST在总应答数、完成分类数、正确应答百分数方面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错误应答数、持续应答数、持续性错误数、不能维持完整分类数方面均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NSE含量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DNF、ADP含量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酒依赖能够引起患者肠道菌群失调,且肠道菌群失调越严重,患者认知功能障碍越严重,患者的神经功能指标NSE水平越高,BDNF、ADP水平越低。

(编辑:editor)